快捷搜索:

区块链外贸支付的范式转移 并购Stellar的Velo到底是何方神圣?

抛开周期性的炒作,什么才是区块链行业真的的需要和痛点?

一个公允的答案可能是,外贸支付。

价值存储与价值转移,是BTC的两大叙事逻辑,价值存储的价值已然被市场合挖矿,借助区块链互联网进行价值转移则还在不断探索:

以泰达币为首的稳定币迎来大兴盛,市值突破380亿USD,达成了应用出圈;瑞波依赖外贸支付的故事取得了资金和拥簇,市值一度位列前三;Circle多次转,最后寻觅到了加密圣杯美元C……

Velo协议的外贸支付3.0

假如将比特币和瑞波币作为中间货币的外贸支付1.0,泰达币和美元C之类中心化稳定币称为外贸支付2.0,那样以Velo协议为代表发行的数字信用则可以被叫做外贸支付3.0。

区块链外贸转账3.0吸收了前两代的经验教训,并加以改进,主要有以下特征:(1)依托高性能的公链;(2)去中心化数字信用(稳定币)转账,防止价格波动;(3)法币多元化,满足落后区域的金融需要。

Velo Labs成立于2021年,在正大集团和恒星互联网(XLM)支持下,开发了区块链金融协议Velo协议,为用智能合约系统的企业提供数字信贷发放和无边界资产转移。

Velo协议是亚洲第一个去中心化的信用和结算互联网,可以发行与任何法定货币锚定的数字信用,从而达成在区块链互联网中以低本钱、安全、容易的方法进行无摩擦的价值转移。

2021年12月9日,Velo实验室团队宣布其合作伙伴Lightnet集团和瑞士SEBA银行成功地用 Velo 实验室的联合信用买卖互联网 完成了有史以来第一笔外贸转账买卖。

Velo 协议到底是怎么样帮这两个机构完成外贸转账的?

在Velo协议下,SEBA银行和Lightnet集团分别将协议原生代币Velo存入推广托管竞价推广账户,依托智能合约,生成与法币价值挂钩的数字信用,这里的数字信用可以理解为稳定币般的存在。

SEBA银行借助Velo发行与瑞士法郎挂钩的数字信用vCHF,Lightnet集团发行与USD挂钩的数字信用v美元。

随后,双方在联合信用买卖互联网(FCX)中完成数字信用的买卖,等于实行了一次v美元/vCHF买卖对。

最后,SEBA 银行和 Lightnet 集团可以随时将其 v美元 和 vCHF 完成变现。

在这个过程中,Velo协议原生代币VELO一方面承担了超额抵押铸造数字信用的角色,像铸造D人工智能的以太币,同时也充当了桥梁资产,VELO的需要伴随Velo协议的用扩张而兴盛。

底层技术上,Velo资产基于Stellar区块链发行,每秒可以完成 1000 笔买卖,每30万笔买卖手续费为0.01USD,适用于汇款和支付等应用场景。

除去Stellar,Velo 还可以使用任何智能合约平台来构建智能合约,如ETH、智能金融服务平台 Evrynet 或其他 EVM 兼容的公链。

在实质的落地场景中,有汇款转账需要的用户仅需将法币存入转账运营商,转账运营商通过Velo协议的可信赖伙伴将其转为与法币价值挂钩的数字信贷,然后该数字信贷转入生态中的另外一位转账运营商,该转账运营商将其兑换为当地法币转给收款用户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一般用户感受不到VELO的存在,同时可以享受迅速、低本钱的外贸转账服务。

通俗地来讲,Velo协议在外贸转账方面的应用就是原生代币VELO铸造去中心化数字信用(稳定币),并在联合信用买卖互联网中完成外贸转账买卖,既保证了价值传输的稳定,同时防止了监管风险。

Velol协议源于泰国,现在主要辐射东南亚区域,一块折叠热土。

来自东亚和欧美的资金疯狂涌入,奢侈与华丽的背景却是落后的金融基础设施,与很多务工的底层。

与中国早已普及的移动终端实时转账水平不同,东南亚国家的转账汇款方法到今天需要通过银行进行,因为东南亚多岛屿,致使银行网点去中心化,通过银行外贸转账的过程不只麻烦、漫长,而且手续费高昂,“通常来讲银行的 ATM 会收取 3% 的手续费”,一名久居泰国的华人这样说道。

东南亚为Velo协议的落地提供了天然的场景。

2021年3月15日,大新闻传来。

数字信用协议 Velo Protocol 的创立团队 Velo Labs 宣布并购主打外贸支付的公链Stellar背后的支付科技公司Interstellar,一同打造一个全球结算互联网,促成更快、更低廉、更透明的外贸支付。

Velo Labs 是何方神圣,他们凭什么并购与瑞波齐名的老牌公链Stellar,又怎么样变革区块链外贸支付格局?

区块链外贸支付变迁

成立于2013年的Circle是最早用区块链定义做外贸支付的区块链公司。

成立之初,它们以BTC为通道,搭建了一个外贸汇款的互联网。

原理非常简单,让BTC成为两种法币的兑换桥梁。这个外贸支付互联网好似一条跨国高速公路,A国用户要把钱汇到B国去,这笔钱先驶入高速公路的入口,在数字虚拟货币交易平台,A国法币被转换成BTC,BTC再迅速驶向B国,并在出口,同样也是交易平台,把BTC兑换成B国法币。

尽管用了BTC作为中间货币,但一般资金投入者却感受不到其存在,通过Circle钱包,可以在一个小时左右,完成外贸支付转移。

然而,这种模式并没得到市场和监管的认同,转账效率方面,BTC受限于性能,转账慢,极端行情下会产生拥堵。

在安全风险方面,BTC买卖是匿名且较难追溯的,因此这一模式革新也没得到监管机构的认同。

出于风险与监管考虑,2021年6月,Circle宣布逐步停止对Circle Pay的支持,并于9月30日关停服务。

长期以来,在区块链外贸转账支付的故事里,瑞波是长期的主角。

借助瑞波币进行外贸转账支付,达成原理和Circle类似,区别在于,跑在“跨国高速公路”上的不是BTC,而是瑞波币,同时这条跨国高速公路基础设施愈加健全,瑞波币 TPS为1500,同时瑞波主动聘请做市商在各大交易平台为瑞波币提供流动性,但即使这样,依旧少有机构主动用瑞波币进行外贸转账。

为了延续“瑞波币用于外贸转账”这个故事,瑞波不能不掏钱补贴机构,让他们承诺用瑞波币,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,瑞波币发放的补贴金额高达5200万USD。

在借助BTC互联网进行外贸转账失败后,Circle找到了新的圣杯——美元C,由Circle和Coinbase联合创建发行的USD稳定币,相比泰达币,按期发布审计报告,愈加透明合规。

事实证明,借助稳定币进行外贸转账,效率更高,同时避免了流转中的价格波动风险,不足之处在于,USD稳定币渐渐变成了USD体系在全球扩张的游戏,并未让区块链金融普惠东南亚、非洲等金融设施不健全的国家,中心化的监管风险和道德风险依旧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那是不是有一种外贸支付策略,打造在高性能公链上,并依托去中心化稳定币进行结算,同时满足全世界大部分地方,尤其是落后区域的外贸转账需要?

Velo背后的正大集团

每个渴望改变金融生态的公司背后都有一樽“大佛”,能合并Stellar更是说明实力不俗,VELO背后的支持者是泰国最大的商业集团正大集团,下属400多家公司,职员人数近20万人。

每一个中国人都有“正大记忆”。

无论是央视播出的《正大综艺》,还是平时消费的正大广场,亦或农村用的正大饲料,背后都源于正大集团。

Velo董事长谢展是正大集团实行董事长谢中民之子,同时还担任泰国头部消费金融公司 AEON Thana Sinsap 和证券公司 Finansia Syrus Securities 的董事长。

2021年,谢展以个人名义回收了著名财经杂志《财富》。

有正大集团的支持,Velo获得了广泛的应用场景。

比如,泰国金融科技集团 Lightnet 的外贸汇款系统基于Velo协议构建,并开始投入商业化运营。今年1月,Lightnet 完成3120万USD的A轮筹资,多家银行系资本参与资金投入。

711便利店在全球广为人知,711在泰国则由正大公司全权运营,对于泰国人而言,711不止是便利店,更是一个关乎平时生活的全方位服务机构,包括金融服务。

无论是来东南亚旅游的游客,还是在泰国务工的其他东南亚国家居民,都可以在711完成外贸转账服务,而7-11 控股旗下银行 Seven Bank也是Lightnet集团的资金投入者。

在线上支付范围,泰国的“支付宝”Ascend Money同样为正大集团旗下企业,分别拥有True Money和Ascend Nano两大金融服务持牌平台。其中,True Money提供借记卡和电子钱包服务;Ascend Nano则定位小额贷款和个人贷款平台,向泰国中小微型企业和用户普及网络信贷服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,蚂蚁金服与Ascend Money签订了策略合作协议,并对Ascend Money进行了策略资金投入。

现在,Velo不只有正大集团的应用场景支持,合并了Stellar恒星之后,获得了更为直接的技术支持,和生态资源。

关于双方合并,Interstellar和Stellar互联网的开创者Jed McCaleb表示:“这对Stellar生态系统来讲是要紧的一步。它将潜在推进更多互联网节点的加入,从而在亚洲为Velo和Stellar社区创造更多的出入金通道和商机。

无论是Velo,还是Stellar,新的历史篇章已经开启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中金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uxinrui.com//qukuai/122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